關於部落格
如果說網路是在龜裂大地上恣意奔流的洪水,
那麼我們便是裂縫中的細草,既貪求滋潤卻又隨波擺蕩。
  • 23735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你們、我們、他們

上禮拜老師提到中國人人稱使用的模糊性,以及聽到老師分享大學時代在哲學課堂上的小故事,覺得相當有意思。


在跟不同學校的朋友分享自己身邊的故事時,人們非常常用:「我們學校...」或是「我們班」來作發語詞,推銷員在推銷產品時也總是說「我們公司...」來介紹產品。如老師所說,「我」這個個體的確不能代表整個班級或整個學校,但是自己與身邊的人從小到大似乎都是這麼說的。在日語中,也有類似中文「我們」的這種用法。(「我々」在中文是我等的意思,另外也有「うち」的講法)這或許是因為中國與日本都是團體主義較為盛行的社會,一個人與身邊的人通常都是透過團體才能與周遭建立起關係,人們也習慣躲在團體中,如此方能安心的發言或是行動,因此才會常常以「我們」這兩個字來代稱自己的意見,好像在發言的同時,背後還有其他團體中的成員能夠為自己撐腰似的。當然有時也會意識到使用「我們」這兩個字是不洽當的,但是一想到要把我們的「們」字刪掉,總有一種莫名的孤獨與不安感,好像那麼做的話是一件很武斷的行為,因此依然繼續在對話中大量使用「我們」這兩個字。


另外在講「我們」的同時,也隱涵著希望對方能夠加入自己的群體,或是釋放「我把你當成你是我這一邊」的訊息,但是接受訊息的那一方不一定會把自己歸屬於發話者的群體,於是矛盾就產生了。


例如每次閃光在批評:『「你們」這些該死的台灣人,總是這樣對待「我們」(以下太長略XD)』時,我都會覺得非常的不舒服;雖然知道他不是在罵我,但是我認為我不屬於他說的「我們」這個群體中,可是我也不覺得我是屬於「你們」這些該死的台灣人之中,因此講到後來總是很不愉快:P。


在說「我們」的同時,華人回應對方必定也是說「你們...」如何如何,甚至指著一個人的鼻子罵人時也會說「你們這些混蛋傢伙...」不管是中國或是日本都是排他性很強的社會,人們會歧視非團體的異己,因此對非我族類便以「你們」來稱呼。

老師上課時舉的中國與西方建築的不同的例子我印象非常的深刻。在東方,森森庭院外頭是「你們」的世界,而進了裡頭沒有門沒有鎖四處暢通的庭院便是「我們」的世界;在西方,人們可以輕易窺見屋子裡的世界,但是進了屋子,每個人的房間都是單獨、分隔、隱密的。


我記得高中的時候英文老師在批改我的英文作文時曾說過:「不要在你的作文當中一直寫YOU這個字,你是在論述一個道理,不是在對老師我說教啊!老是寫you should...為什麼老師我應該去做什麼?是你的意見你就寫I think或寫I should,我不希望在作文中看見you這個字。」但是在國語作文中,相信許多人都曾寫過「老師告訴我們...」這樣的字句。從這一點來看,東西方團體主義與個人主義的差別在寫作上具體而微地展現了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