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如果說網路是在龜裂大地上恣意奔流的洪水,
那麼我們便是裂縫中的細草,既貪求滋潤卻又隨波擺蕩。
  • 23735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你,還記得這隻王怎麼推嗎?


最近魔獸改版新增了一個有趣的系統,
叫做「成就系統」。
它會記錄有關你角色的各種資訊和完成的各項事件,
有一些是記錄你擊破了哪些王、哪些副本,
有些是記錄你完成哪些節慶事件、在戰場上的豐功偉業,
更有一些是烹飪過幾道菜、釣過幾隻魚等等,
其中惡搞的也不少XD


舉例來說,
如果你從65碼的高空摔落地面卻沒死的話,
可以獲得「電梯向下」的成就。
對21種小動物使用/LOVE的指令就可以拿到「讓所有松鼠知道我曾經愛過」的成就。
甚至還有惡搞某美版玩家事蹟的成就「Leeeeeeeeeeeeeroy!
只要能在15秒內殺死50隻群居幼龍,
就可以拿到「炸雞勇者」的稱號!
有興趣知道由來的請點這裡看影片XDDDDDD


但是這個系統最遠只能追溯到一年前的記錄,
因此許多玩家為了完成過去曾完成過的成就,
組了各種舊大陸的副本成就團,
回去擊殺在等級上限只有60級時叱吒風雲的各個副本王。
為了補全過去走過的足跡,
我也參加了Naxx、Taq、Bwl、MC的懷舊團(以上簡寫皆為副本的英文縮寫)
但是只有在回到ZG時,
我的心頭為之一震。


剛回到ZG時,
我第一個感覺是「茫然」。









在四處皆是青綠爬滿古城牆的背景中,
我竟然不記得怎麼走。
而後在茫茫然中隨著隊伍四處征伐,
十來個70級的玩家如一陣狂風般在半個小時內碾過所有的王,
不需要戰略、不需要跑位、不需要注意仇恨,
坦克的交接也完全不重要。
憑藉著高等級的威能,
掌握著不同動物力量的五位祭司連30秒都撐不過應聲倒下,
因為難度高而產生各種詭異打法的血領主,
面對眾多玩家以奧術、闇法與武技直擊,
也只能倖倖然在一分鐘之內倒下。


而後來到祂的面前。
哈卡,上古的血神。
以邪惡的力量腐化了奉祀動物力量的五位祭司,
讓他們為祂所用;
祂麾下的妖術師金度更是在玩家還小時,
偽裝成普通的食人妖祭司,
以精良的裝備拐騙玩家幫他取得復活血神的道具。


在60級的年代,
祂是一隻難度極高的魔王。
祂不僅會控制他面前的坦克的意志,
讓原本擁有保護隊友高尚意志的戰士變成他的奴隸;
同時祂會吸取玩家的血液為自己回復生命,
唯一的解決方法是在他每次吸血的間隔中間,
派獵人從下面的祭壇拉一隻祂的子祀上來並擊殺,
使哈卡之子死後產生的毒煙毒化自己的血液,
好讓哈卡吸血時連帶吸進毒液。
中間有一個環節出錯,
就只能滅團重來。


當年在20人面前是何等威猛雄霸的祂,
今日在幾個70玩家力量的威逼之下,
也只能低頭倒下。




在ZG野團還屬稀少的年代,
我原生的小小工會與其他小小工會組了一個聯合團,
大家攜手攻略拓荒每隻王,
因此路線和每隻王的打法應該記得很熟才是,
但是我卻忘的一乾二淨。
當初花了那麼多心血研究攻略,安排人員,
怎麼才10級的光陰,
我竟全部忘卻了。


回到不久之前,
我曾當上一個中型工會的核心幹部之一,
在毒蛇神殿與風暴要塞還是雙鐵板時,
每天幹部們都熱血膨湃地討論打法、推王的順序,
並夢想著什麼時候可以擊敗最終魔頭─伊力丹‧怒風。
其中我也帶過許多次團,
甚至在大家的配合之下將瓦許女士首推。

帶領團隊的我在那刻,
心裡無限激動、久久不能自己。
之後前進黑暗神廟、海加爾山,
團隊卻因為許多因素崩毀了。
後來我黯然轉入大型工會,
當個安靜的小團員,
淡然地撿取每件從不認識的王身上掉落的裝備。


而今北裂境的寒風刮起,
催促著旅人前去面對巫妖王的憤怒。
在冷冽的冰風將寒霜滿覆人人的身軀,
回首滿佈岩漿與破碎大地的外域之時,
你,還會記得這些王怎麼推嗎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