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如果說網路是在龜裂大地上恣意奔流的洪水,
那麼我們便是裂縫中的細草,既貪求滋潤卻又隨波擺蕩。
  • 23990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8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標準答案

這是上週配眼鏡時的一點感想。


我在驗光儀器前坐了下來,
驗光師在我的眼睛前架了一副眼鏡,
然後要我直視前方看圖回答一些問題:


首先是看E的缺口朝向哪方,
從大E開始看,
然後越看越小,直到看不清楚為止。
再來是每刻鐘各有一條虛線的圓形圖案,
驗光師先問我有沒有覺得哪方位的線很黑或是實線,
之後再依據我的回答加上鏡片。
還有一種是紅綠顏色各半的圖片,上面有一些黑字,
一開始先問我有沒有覺得哪邊比較亮,
加上鏡片後再問我有沒有好一點。



在這樣一問一答的來往中,
其實有些時候我覺得圖片根本差不多,
但是我總是會回答「有差別」這個答案,
簡直就像直覺反應一般。
在某方面而言,
我想我是在回應驗光師的期待吧。
當他加上一面鏡片、手指往下移一個E,
或許就是在期望我回答「有好一些」,
而我也不負他期待地給他想要的答案(即使我真的覺得加一面鏡片後字沒有變亮)



走出眼鏡行後,
我開始思考有關「標準答案」的定義。
從社會學的觀點來說,
人跟人之間的相處是藉著固定的「社會習慣」在運作,例如:


我們搭電梯時會抬樓盯著樓層數上升,而不是看別人的臉。
當不熟的人跟你說「下次一定要一起吃飯喔」,我們不會回答他「才不要咧」,而會微笑著說「好、好」。
教授跟你說「這樣報告會不會太多?」,我們也只能回答說「不會」(即使心裡幹得要死)。
畢業典禮上當同學淚眼婆娑地說「以後要再聯絡喔」,大概不會有人當場回答「我其實再也不想看到你」。



人類之間的相處就是如此地隔著一層又一層的慣例,
在對話時不斷揣摩對方的心意,
並以彼此都熟悉且安心的「標準答案」來回應對方。
這麼說來,
人際關係和AVG GAME(文字冒險遊戲)還有點像呢,
照著看似最中肯的選項選,
就可以得到一個還不算太差的結局。
唯一的差別是主角(我們)沒辦法看到所有的選擇肢,
也沒有哪句對話可以通往HAPPY-ENDING,
很多時候更是在事過境遷後,
才發覺當時完全不在你考慮選項中的對話才是正確的選項。
但是可悲的是,
人類都依賴著安全感過活,
縱使會在心底悲嘆城市多寂寞,
但這一切都是虛假的遊戲規則的原罪,
就算只和身邊的人保持一種對答標準答案的關係,
也可以好似毫無掛礙地活下去。



即使是極親密的朋友或伴侶,
只用習慣的默契對答也不能保證溝通不會產生錯位,
況且有時對方並不想聽到總是相同的答案呢。
人的感情是十分微妙的,
無時不刻都在流動、改變,
何況人不可能老是精準地命中對方的想法並做出適合的回應,
若是前提偏差了,
怎麼能導出正確的結果呢?
與其費盡心思去對位,
有時候坦白地說出自己的想法與心情,
反而更能突破舊習的制約開創出關係的新局吧。



說了一大堆零碎的想法,
結論就是...
我只是去配副眼鏡而已,
還是要以眼睛的舒適為準吧,
在那邊對應思考什麼啊 囧
把這時間拿去寫報告還比較實際orz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