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如果說網路是在龜裂大地上恣意奔流的洪水,
那麼我們便是裂縫中的細草,既貪求滋潤卻又隨波擺蕩。
  • 23990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8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Sound Horizon 【Märchen】 娃娃‧Elise是誰?

Sound Horizon 第七地平線【Märchen】偷跑發行了好多天,
相信大家都聽到滾瓜爛熟了吧!
聽完第一輪的我本來覺得有點失望,
覺得風格太混雜了,雖然主軸都放在メル的復仇,
但是每個短篇故事跟每個人物都用不同的技法跟曲風表現、沒有連成一氣,
因此默默在心中把他降到跟【Roman】一樣的位置(個人喜好不要戰我QAQ)
但是SH的音樂果然是越聽越順,
尤其是《宵闇の唄》,
一開始聽到快樂頌跟貝多芬的曲子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,
現在一天沒被這首歌的極高速貝斯炸個幾次就覺得渾身不舒服>////<


進入正題,可說是這張專輯最壞最腹黑的角色娃娃─Elise,
很多人都好奇她的由來是什麼,
有人說她是 Elisabeth的黑暗面,有人說那娃娃本來就是邪惡的,也有人說是Theresa的怨念,
我個人是支持第三種說法,第一輪聽完直覺就這麼認為。


首先從上張【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 】說起,
許多國民已經發現這點了:
普通版的隱藏曲目叫「テレーゼ、もしくはエリーゼの為に…」(Theresa,或者說為了Elise)
在《宵闇の唄》的開頭,初音唱的這句歌詞「―愛シテル」 (「愛著你」)是「給愛麗絲」的旋律,
然而這首貝多芬的名曲「給愛麗絲Für Elise」,真正的曲名叫「給泰瑞莎Für Theresa」,
好像隱約暗示了兩個人的關係。

再來Theresa上火刑台時狂笑著說要「要成為對世界復仇、真正的魔女」,
然後《宵闇の唄》一開始在初音「啊-啊-」的歌聲背後的口白是說:
sieben―  
「この身を焼き尽くすのは」 「燒盡我副這身軀的是」
sechs― 
「懲戒と欺瞞の炎」 「懲戒與欺瞞的火炎」
fünf― 
「この心を焼き尽くすのは」 「燒盡我心的是」
vier― 
「醜悪と復讐の炎」 「醜惡與復仇的火炎」
drei― 
「飢餓と病、復讐と殺戮」 「飢餓與疾病、復仇與殺戮」
zwei― 
「井戸の底に潜む暗黒の時代」 「隱藏在井底深處黑暗的時代」
eins― 
「黒き死の如く連鎖してゆけ」 「如黑色的死亡一般展開連鎖」

然後很像MIKI的口白唸完「メル、地獄へ墜ちても」(「梅爾,(我)即使墮落至地獄也仍)」這句後, 
變成初音的聲音唱出「―愛シテル」 (「愛著你」)
所以我認為這是Theresa在受到痛苦的火刑後,
決心附身在那具娃娃─Elise身上,陪伴心愛的兒子對世界復仇。


問題來了,Theresa是什麼時候跑到那具娃娃上,為什麼要選那個娃娃附身呢?
這個時候請大家不要埋頭在歌詞找解答,
看一下SH慣例的超囧PV─《光と闇の童話》吧!


裡面不斷出現從上方俯視著井戶,然後井戶變成眼睛的畫面。
這個角度不正是Theresa在塔上看到兒子被推下井中的角度嗎?
唱到「母の瞳に抱かれながら  奈落の底へ堕ちる…」這句歌詞時,
也有Theresa的眼中映出井戶的畫面。
當Theresa看到自己唯一的依靠、心愛的兒子被人推下井中是什麼感覺呢?
一定是震驚、痛苦、怨恨、疑問等各種情緒交織在一起,
甚至恨不得馬上跳下井中救他。
這時候Theresa的眼中也看到了被雙惡人組點火後拋下井中的娃娃(05:35秒),
當她被綁在火刑台即將受刑時,
說不定也想到了那個總是陪在兒子身邊,卻遭逢噩運被焚燒的娃娃跟自己還真是像呢,
於是決定化身成Elise,如此便能繼續在メル身邊了。


接下來講反論。
從《磔刑の聖女》這首歌中完全看不出來Elisabeth有任何復仇之心,
怎麼看都不像是對世界有如此仇恨的Elise。
《磔刑の聖女》最後Elise的口白裡也看不出來她認識Elisabeth,
如果是Theresa的話,可能真的沒看過Elisabeth。
另外Elise還說「アンナ女ノ言ウ事、真ニ受ケチャ駄目ヨ!」(那種女人說的話,可不能真的相信啊!)
如果Elise真的是Elisabeth的話,會說自己是「那種女人」嗎XD
最後「キミが今笑っている 眩いその時代に  誰も恨まず、死せることを憾まず 」的Elisabeth,
真的「必ず其処で逢おう」與梅爾相遇了。


最後的最後,
爬了一下クロニカ学習帳,
怎麼都沒人研究《磔刑の聖女》最後Elise最後是怎麼了,
我好在意啊..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