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如果說網路是在龜裂大地上恣意奔流的洪水,
那麼我們便是裂縫中的細草,既貪求滋潤卻又隨波擺蕩。
  • 23735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可是,青春呢?

白晝太陽在天穹上飛馳,另一面定有黑暗蛰伏追趕其下。
但對於年輕的我們來說,白天跟黑夜只不過是遊戲的時間。
我們或把時間虛擲在補充睡眠,或是延續高中的餘毒用功唸書,
也曾為了不讓「青春」白費,努力追尋它的定義,做一些很「青春」的事,
就這樣過完大學四年。


那「青春」又是什麼呢?
青春,可以當作一個名詞,作「年齡」解釋;同時它也是一個形容詞,解作「年輕」之意。
上一個段落同時使用了這兩種詞性,
因此我們可以說:青春就是在其名詞所象徵之期間內發生形容詞詞意的事情 ─這種文字遊戲。
青春是一種文字遊戲嗎?我要說,它是。
除去字形上部的筆劃,青春只剩下「月」跟「日」,
所以我們所做、所說、所經歷的時光,也只是日日月月的堆疊罷了。


一開始我滿懷期待的開始玩起日與月的排列組合,
而後我堆出了上千個方塊,然後一次次打散。
其間的苦與悲與恨不必再敘,這部落格前面的文章已經哭夭夠多篇了。
荒誕的是,我認為我是用有形的實體來拼湊這些時光,
現在想要回頭撿拾,竟然發現回憶跟時間本身一樣虛幻。


到底回憶該用編年體還是紀傳體來記錄呢?
也許我的大學生涯剛好可以切成兩半,前面編年體,後面紀傳體。
編年體的部份是我最用心下筆的一段,而它也毫不負我,在履歷的自傳上佔了很多字數,
像是「由於希望豐富及充實大學生涯,因此我在學期間利用課餘時間參加系學會與社團,藉此增加企劃活動及人際關係方面的經驗」,
或是「在系學會與社團的期間,讓我磨練出對自己與他人負責的態度,而這些寶貴經驗讓我體認到與他人溝通意見的能力非常重要」之類的屁話。


真的,全部都是屁話,這些文字人力銀行的自傳產生器就會幫你寫了,
而且我想我半點也沒做到。
而且呢,那段時光真的也只是文字。


後來的紀傳體,只留下了幾個令人懷念感謝的人,
剩下的全部都是物體:惡魔獵人、王國之心、魔獸、學校附近的美食、租屋處附近涼沁的空氣等等。
好玩的是關於食物這部份,我今天晚餐看著點的滷白菜才回想起來。
是啊滷白菜,麥側旁的雞肉飯,我幾乎每次去都會點一盤,
但是是跟誰呢?我記得好像曾有個人常跟我去吃那家,可是完全想不起來了。
真的有那個人嗎?我想那段時間我應該總是自己吃飯,
或者說我很早以前就開始承受店家的詢問「一個人嗎?」,然後一人坐兩人座。
我想不起來了,也許我總是一個人,也許曾跟兩三個人一起在那邊聊天吃飯,
那間店重疊了很多時刻,而我只是身在其中一點,懷念其他段的幻影。



回憶理論上是個人既有的歷史累積而成,然它又是如此不可視。
這一陣子我試著搜索那段時光的影像,找到的只有些微輪廓的空白底片。
是曝光過度了吧?還是曝光不足呢?但早就沒人在用底片拍照了啊幹!
那我該如何詮釋那段人生,也許全都是虛擲,也許不是,誰知道呢?
德文『macht sichtbar』,意思是「使看不見的東西被看見」,
我很喜愛的作家─龍應台女士用上面這個字說明文學及藝術的功能性。
於是是了,這篇文章由一串文字而起,因此我也以這篇文章來追敘一些片段。
人站在地球表面上只能看見太陽或月亮的往復,
而我有幸同時看見過去日照下的月影,也證明我超脫了吧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