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如果說網路是在龜裂大地上恣意奔流的洪水,
那麼我們便是裂縫中的細草,既貪求滋潤卻又隨波擺蕩。
  • 2399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9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賽德克‧巴萊 上集─太陽旗觀後感(有雷)

來聊聊我為什麼哭吧。
我是一個混著閩南及客家血液,卻喜愛日本文化的漢人,
第一次是片頭台灣民主國被日本攻破,
身著斗笠、農民裝,武裝只有鋤頭跟少量槍枝,
彆扭地拿著竹盤充當盾牌的我的祖先,
被裝備精良訓練充足的日本皇軍破城而入,被斬瓜切菜般地擊潰,
看著這幕我流下了屈辱的眼淚。


第二次是日本已全面統治霧社,
賽德克族人千年來的生活方式為之一變,
原本賽得克族的男女的日常生活點滴皆是榮耀祖靈的方式,
在日本人統治後卻淪為搬木工及幫傭,
工資甚至只有其他原住民的二分之一(史料見此)
只窮得剩下買酒錢,下工後只能在商店前買醉,
傳統的男狩獵、女紡織的文化被剝奪殆盡。


生活在這種壓抑與屈辱之下,有天當他們在林場伐木時,
其中一人幻想伐木刀砍的是敵人的人頭,
不禁興奮地唱起《出草歌》,其他人也紛紛放下工具,
在雨中的彩虹對著彼此唱起這首傳統歌謠。
這幕再度觸動我的淚線,
我看著他們快樂地唱歌跳舞,一邊為優美的歌詞而感動,
一邊卻擔心「要是這時候有日本人來,不知道他們會被打多慘」,
不禁為他們感到無限惋惜。


讓我差點哭出聲音,電影黑幕下還久久不能平復情緒的就是爭議最大的─巴萬殺老師。
跟我較熟的朋友大概知道我有多反戰、多討厭殺戮跟暴力,
但看這幕時我完全無暇思考到許多人批判的「小孩殺老師」、「小孩殺日本婦孺」等道德觀點,
而是被巴萬跟老師的對話完全震懾住了。
我認為下面的對話完全展現了全劇彩虹民族與太陽民族的衝突點:


巴萬:「老師,你以為我們很好欺負嗎?」
老師:「我也只是想教育你們啊!日本小孩我也有打!」
巴萬:「可是你打我打得最多次!老師,用你來血祭我們的祖靈,我們在我們的祖靈之家當永遠的好朋友吧!」

如同莫那魯道說的:「賽德克人可以沒有身體,但不能沒有靈魂的自由!」
賽德克人的價值觀是現世的仇恨必要用血來撫平,死後靈魂就是自由的,
這個價值觀在襲擊公學校時,莫那魯道的兒子砍下一個日本人頭後對他唱的的插入歌可窺一二,
歌詞有點忘記了,大意是:

「我的名字叫xx莫那,你我的仇恨在你的血從頭中流出後便結束了。
我會把你帶回家中,用酒與食物供養你,讓你進入祖靈之家。
等我跨過彩虹橋,我們在祖靈之家繼續當永遠的朋友。」
 

賽德克‧巴萊其實可以很輕易地拍成民族大義的片子,
讓觀眾恨日本人恨得牙癢癢、看日本人被砍看得鼓掌叫好,
但在這部片裡,沒有大奸大惡的壞人跟絕對的好人(這點竟被許多鄉民評為"角色性格不夠明確??")
只看得到不同立場及價值觀相互碰撞之下炸裂的生命火光,

莫那魯道並不是一個抗日英雄,年輕時可說相當白目,
狂妄自大又愛嗆聲,仗著自己戰技高強,對同族人非常不客氣;
被分族的鐵木瓦力斯嗆了一句「沒什麼了不起」後馬上回嗆「我不會讓你長大!」
隨後馬上帶人去襲擊他 囧
之後與被日本人策動的布農族交易時,大半族人被灌醉後殺害只能說罪有應得(?)

在日本人的部份,當然有出現典型惡役的吉村,仗著自己是日本官員作威作福,
但片中出現的日本人大多什麼壞事也沒作,頂多在私下的言談中表現出歧視,
甚至還有一兩個尊重賽德克族的好人。

因此,在看這部片時觀眾不能把自己的腦袋很乾脆地丟進電影裡,
因為魏導並沒有給我們黑白分明的價值觀,主角跟反派也不會牽著你的思考走,
他們只是單純地在身處的時代演出自己的悲劇─每個人都是悲劇的一員,
而被多重立場與命運衝擊的觀眾如我只能無力地流下眼淚,
剛好我也很公平地為三個不同的族群灑了淚水。


走出電影院後我難過地不能言語好一陣子。
高掛於天空中的彩虹與太陽是多麼美麗的存在啊,
信仰其存在而盡其所能榮耀它的民族同樣地堅定剛毅,
但萬里無雲的晴空不會有彩虹,只有被雲霧半掩的天空才會出現彩虹橋。
只是戰爭的目的就是侵略他人以求自己生存,
因此在戰亂的時代不可能有共榮,只能有獨存吧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